新闻中心

INFOERMATIN CENTER

本栏目导航
首页 > 上海工业信息

上海工业信息 2017年第87期

【字号    】

【来源:市经信委 发布日期:2017-11-21】

2018年中国经济展望和宏观调控政策建议(下)
 
        (接上期)
        三、2018年经济增长前景及预期调控目标建议
        (一)生产侧逐步实现市场出清,结构优化升级
        1、工业生产稳中趋缓,结构继续优化。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,钢铁、煤炭等重点领域连年超额完成去产能任务,传统行业供需关系逐步改善;集成电路、人工智能、机器人等高技术产业快速成长,装备制造、战略性新兴产业势头良好,工业发展的新动能不断累积。但是,金融领域防风险、去杠杆力度不减,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融资等成本难以下降;工业领域由补库存逐步转向去库存;环保督察风暴要求钢铁、有色、化工等污染严重的企业关停限产。初步预计,工业生产将稳中趋缓,2018年工业生产将增长6.2%左右。
        2、服务业主导作用进一步增强。随着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快速发展,我国分享经济、科技服务、信息传输、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等现代服务业加速发展;我国居民消费结构性不断升级,旅游、文化、体育、健康、养老等五大幸福产业快速发展;中长期服务业发展规划等一系列促进服务业发展的政策出台,为服务业稳步前行提供了制度保障。但是,金融领域去杠杆导致融资等行为更趋谨慎,房地产市场销售与投资活跃程度下降,对服务业支持作用减弱。初步预计,2018年服务业生产增速将基本稳定在7.5%左右。
        (二)需求侧发展更加均衡,增速稳中放缓
        1、投资增长略有放缓。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成为国际趋势,去杠杆、防风险要求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,社会投资成本难以进一步下降;新开工项目计划总投资增速处于金融危机以来的相对低位,投资到位资金增速放缓;商品房销售放慢的影响将会逐步传导至房地产开发建设领域,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将小幅回落;财政部等六部委联合出台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的措施,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地方基础设施投资的资金来源。当然,经济结构升级带动装备制造、高技术产业投资较快增长,国家深化放管服改革、简化投资程序、优化投资流程等有利于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,这些因素将会增强投资需求韧性。初步预计,2018年固定资产投资将增长7.0%左右。
        2、消费需求继续发挥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。我国城镇新增就业保持较快增长,农民工就业形势改善,城镇调查失业率处于较低水平;城乡居民收入增速高于GDP增速,为后期消费稳步运行提供良好基础;健康养老等幸福产业不断加速,为消费增长提供了新的空间;服务消费需求不断增长,并成为促进消费的重要增量来源。但是,汽车领域优惠政策效益递减将导致汽车消费减慢,房地产调控将抑制关联商品如家电、家具、装修等消费,农村消费增长的脆弱性较大,小微企业关停导致结构性失业问题显现等。初步预计,2018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将增长10.0%左右。
        3、进出口保持温和增长。世界经济呈现回暖态势,市场需求继续改善,国际贸易和投资日趋活跃,新兴经济体基础设施建设需求加大,我国对外贸易结构优化升级,外贸企业竞争力增强,加工贸易增长企稳回升,国内市场需求改善,有助于我国进出口保持平稳增长。但是,美国对我国发起“301调查”等贸易保护行为,制约我国重点领域对美出口;美联储加息及启动缩减资产负债表,对国际金融市场和各国货币政策带来一定冲击;全球地缘政治形势复杂,恐怖袭击、地缘冲突等突发事件较多;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震荡波动等,导致我国出口面临的不确定性仍然较大。初步预计,2018年美元计价我国出口和进口将分别增长5.0%和8.5%左右。
        (三)物价领域延续温和涨势
        1、居民消费价格温和回升。社会总供给和总需求基本平衡,居民消费价格保持温和上涨态势。消费品市场供过于求,工业品价格上涨对消费品价格的传导作用有限;粮食库存居高不下,食品价格上涨空间受限;货币环境难以进一步宽松,流动性稳中趋紧,不支持消费价格明显攀升。但是,肉禽、部分油料等食品价格具有较大不确定性。初步预计,居民消费价格处于温和上涨区间,2018年CPI将上涨2.0%左右。
        2、工业品出厂价格涨幅回落。PPI翘尾因素影响将会较2017年明显减弱,生产领域供大于求局面仍然存在;对2017年工业品价格影响巨大的国内原材料价格涨幅将会趋缓;全球铁矿石供应增加、美国页岩油气复产,国际大宗初级产品价格将震荡波动。但是,生态文明建设要求提高,环保督察力度不减,部分污染严重的工业品存在一定供应压力。初步预计,2018年PPI将上涨3.2%左右。
        (四)建议2018年GDP预期调控目标为6.5%左右
        进入新时代,面对新矛盾,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,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、优化经济结构、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。贯彻新思想,追求新目标,必须坚持质量第一、效益优先,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,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、效率变革、动力变革,提高全要素生产率。建议2018年继续坚持“稳中求进”的工作总基调,把提升经济发展质量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。一方面,我国经济“稳”的压力较小,经济总量持续扩大,新旧动能不断转换,经济运行的稳定程度增强,对就业的吸纳能力提升;另一方面,“进”的压力较大,改革措施落实显效、创新驱动能力提升、经济发展提质增效,尤其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、精准脱贫、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等任务十分繁重。综合考虑全面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、国内外发展环境和我国潜在经济增长水平,建议把2018年GDP增长预期调控目标确定为6.5%左右。同时,警惕工业品价格上涨向消费领域传导以及食品价格的不确定性,物价涨幅控制在3%以内;保持就业基本稳定,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;外贸进出口平稳增长,促进国际收支基本平衡。
        四、主要政策建议
        针对社会主要矛盾判断的重大变化和经济中存在的主要问题,建议继续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,积极的财政政策精准有效,稳健的货币政策适度中性,积极支持实体经济发展,防范化解重大风险,着力提升经济发展质量。
        (一)保持积极的财政政策精准有效
        一是建议2018年全国赤字率控制在3.0%左右,适度加大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力度;进一步优化财政支出结构,重点支持民生、创新、绿色发展等薄弱领域和重点领域建设。二是积极财政政策的重点由增加赤字转向减税为主,密切关注美欧等国家税改动向,研究出台普遍降低企业增值税和所得税税率措施。三是积极推进财税体制改革。加快推进财政事权与支出责任划分改革,制定出台中央和地方财政收入划分总体方案;研究推进个人所得税改革,推进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改革,启动新一轮个人房产税试点。
        (二)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适度中性
        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适度中性,积极稳妥去杠杆,做到不紧不松。“不紧”是保证实体经济增长的合理、正常资金需要,“不松”是防止金融加杠杆卷土重来、防止房地产泡沫进一步膨胀与金融风险过度上升。一是建议2018年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增长目标设定为12%。适应货币供应方式变化和金融创新发展,保持社会融资规模平稳扩张,社会流动性合理充裕。二是加强价格型调控,维持利率水平与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。三是协调金融调控与金融监管政策,引导信贷资金流向实体经济和“小微”、“三农”等社会薄弱环节,实现“强实抑虚”,强化经济增长的新动能。充分运用公开市场操作、窗口指导等具有预调微调、结构优化功能的政策手段,坚持对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差异化调整以及实行差异化MPA监管要求,引导信贷资金流向,优化信贷结构。
        (三)着力提升经济发展质量
        全面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,提高中国经济发展质量,一是转变发展理念,以新时代的新发展理念为指导,从速度规模型进一步转变为质量效益型,不过分强调经济增长速度,主要从结构调整、创新发展、协调优化、制度建设等方面考虑进一步提高经济发展质量。二是深入研究中国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,挖掘症结所在,通过改革创新的办法化解经济领域的主要矛盾。三是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化解产能过剩,支持实体经济,降低杠杆率,提高供给体系质量,培育新的增长点,提高国家科技创新、技术创新、管理创新能力,实现国家增长动力转换。四是重视人民新时代对生态环保的新需求,摒弃粗放式增长,强调人与自然和谐共生,构建美丽中国。五是增加人民的获得感、幸福感和安全感,通过改善教育水平提高全民素质,通过完善制度增强社会保障能力,同时进一步改善就业与收入情况,重视国民健康、养老医疗、公平正义等问题。
        (四)积极支持实体经济发展
        一是运用市场机制、经济手段、法治办法,实行严格的环保、能耗、安全、技术、质量标准,继续化解过剩产能。分类推进企业兼并重组、债务化解乃至破产清算。二是努力降低企业成本,着力降低税费成本、制度性交易成本、融资成本、物流成本等。三是对工业企业采购先进设备按采购金额的一定比例予以财政补贴;鼓励企业积极进行工业化与信息化融合发展,提高企业生产经营效率。四是促进金融服务实体经济,加大政银合作信贷产品创新与合作,丰富政银合作信贷产品数量,通过金融产品创新扩大商业银行对实体企业金融支持的覆盖面。
        (五)防范化解重大经济风险
        一是防范金融风险。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,健全金融监管体系,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。针对前期商业银行自查暴露出的问题,进一步提高现场监管效率,重点深化对表外业务和同业业务实施“穿透式”监管;通盘考虑监管政策,减少政策漏洞;针对金融机构集团化、金融业务混业化的趋势,加强“一行三会”的信息共享,开展联合监管,消除监管真空。二是有效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。强化地方限额管理和预算管理,加快存量政府债务置换步伐,坚决堵住违法违规举债的后门,遏制隐性债务增量;通过定向增发、资产置换、政府债务转为商业债务等渠道,用低成本的政策性资金置换信托融资和商业银行贷款;通过财政贴息的方式,试点中小企业债务置换,实现贷款证券化;建立发改、财政、审计和银监部门数据共享机制,加强信息披露,共同做好风险的前瞻性防范。三是防范房地产市场风险。对一线城市及部分热点二线城市需实施更具差异化的政策,根据市场情况采取更审慎的价格监控及房地产信贷政策;金融机构应对流入房地产市场的资金加强监管,防控楼市风险和泡沫,同时引导更多的资金“脱虚向实”,进入实体经济;督促各地落实年度住房用地供应计划,加快市政配套、轨道交通和城市卫星城建设,尽快形成住房的有效供应。不断创新调控方式,切实加快建立房地产市场长效机制。(全文完)
 
  1. 18:46PM 北京时间

    01
  2. 网上咨询OnlineConsult
    版权

    ©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
    Shanghai Municipal Commission Of Economy and Informatization  (建议使用1280*768以上分辨率)